【笔尖◇暖】借我一双袜子(小说)

笔名友情散文2022-04-18 11:22:569

音儿这几天看到路边摆摊的小贩,站在寒风里,抖抖索索的样子,心酸之感油然而生。仿佛看到了几年前自己摆摊的身影。想起那段往事,就让音儿想起那位和她有袜子情缘的丁阿姨,之所以称为袜子情缘,那是因为她们因借一双袜子相识。

几年前,老公在外面打工,孩子还小,音儿就想和哥哥去市里学做小生意。哥哥和嫂子在市里做小生意,嫂子怀孕了,因为哥哥想生二胎,所以嫂子就回家了。可哥哥一个人忙不过来,而她又正好想学做生意,因此音儿就从乡下到市里学做小生意。

哥哥他们本来做小饰品之类的生意,但哥哥说冬季了,做袜子生意会好点,于是他们改行做袜子。不过要想进大量的袜子,必须去浙江的义乌批发市场。

因此音儿和哥哥又去浙江,那是音儿第一次出远门,虽然紧张,但更多的是惊奇。有时觉得人还是到处走走好,不仅增长见识,还可以释放自己的心情。

袜子进回来了,从此音儿开始了她的地摊生涯。不过,印象最深的是刚出摊的第一天,因为音儿和哥哥两人分开做生意,音儿不了解地形,所以她走到哪里都被城管赶。想想当时的情景,音儿心都疼。觉得外来务工的人,想在城市里拥有立足之地,谈何容易。

不过,万事开头难,时间长了,音儿就知道,哪里可以摆摊,哪里不可以去。其实摆摊的生活虽然苦点,累点,但也有乐趣无穷的时候,特别能够遇到各种各样的人物,从小天地里看到大世界。

认识丁阿姨,是在市里算得上比较繁华的巷子里。那条巷子是小摊主们的王国,常常去迟了就没有位置了。其实刚去摆摊的那天,音儿也挺可怜的。因为到处摆满了摊,她刚去不知道摆哪里,有些小摊主很霸道,他旁边即使有地方,也不会让你摆,所以刚去摆摊的人,经常无处可摆。

不过,年轻的小女人,还是有人愿意帮忙的。那天,正当音儿为摊位无处可摆发愁时,急的她不知如何是好。忽然路旁一家服装店老板出来笑着说:“丫头,没有地方摆了吧,就摆我家门前吧。”

其实一般商铺不允许小贩摆自家门前的,尽管商铺和摆摊的路还有段距离,但商家总觉得小贩会挡了他们的财路。

可能这服装店老板看音儿一个小女人刚来到这里,人生地不熟,一脸的无奈样。服装店老板动了恻隐之心,想想自己当年也是从摆地摊开始,一步步走到现在也不容易。因此他忍不住招呼音儿摆在他家店门前。

“哦,来了。”音儿一看有人主动喊她摆摊,兴高采烈的把电动车推过去,边谢谢服装店老板,边放下车上的货。既然摊位安定了,这也意味着音儿在这条街上有了自己长期的落脚点,无论她什么时候来这地都是她的。这就是摆摊的规则,只要你抢先了一步,这里就是你的地盘。

丁阿姨来的那天,是音儿刚刚稳定了没多久。那天,音儿的生意似乎比平时忙了些,,摆摊的人都知道,在摊上买东西的都是贪便宜才买的。因此生意忙的时候,音儿的袜子不还价,因为一个人实在招呼不过来,而且还得防着偷袜子的人,所以阿姨来到摊旁,音儿开始并没有注意到她。

直到丁阿姨脱鞋,准备穿袜子,音儿才发现摊前多了个六十几岁的阿姨。奇怪的是这个阿姨什么也不说,拿起袜子就穿。

“阿姨,你这是干嘛?”音儿看她穿了,实在忍不住问道。

“姑娘,我跟你说了半天,你没空理我。”

“哦,阿姨,对不起,我没有听见,可是你也不能拿我袜子就穿呀。”

“我???”阿姨听音儿问话,突然停下穿袜子的手,支支吾吾起来。

音儿疑惑的看着阿姨,但实在太忙,她无暇理阿姨,又招呼别的顾客了。

“借我一双袜子,行吗?”

正忙中,音儿似乎听那位阿姨的请求声,她边招呼其他顾客,边问:“阿姨,你刚才说什么?”

“姑娘,能借我一双袜子吗?”阿姨面色微红,不好意思的又重复了一遍。

“借袜子?为什么?你没有带钱吗?我这小本生意,你别蒙我。”

“是的,刚才急急忙忙出来,准备接小孩,谁知道脚踩到水沟里,袜子湿了,想回家换,可是时间来不及了,所以就......”阿姨低头看看脚,看看音儿,眼神有些无奈。

正当音儿还想说什么,旁边的顾客喊她拿一捆袜子,她只好丢下阿姨去招呼别人。

“姑娘,我先穿回去,要不然接孩子来不及了,下午给你送钱来。对了,你记住我姓丁。”说完,那位自称为丁阿姨的不等音儿反应过来,急匆匆的走了。

看着那个阿姨远去的背影,音儿本想追上去,但想想,算了,老人家计较不起来,就当做好事的,再说一双袜子也不损失多少钱。

摊前的顾客都笑音儿傻,还说:“这个老太婆肯定是个骗子,哪有人借袜子的?”

音儿憨憨的笑了笑,说:“没事,就当做好事的。”

“是吗?那我的袜子你也别收钱了,也当做好事。哈哈。”

“好,等你老了再说。”

其实音儿的心一直很软,每次有老人买袜子时,她都热情的接待,而且一双也卖,一般情况下,卖袜子的从不单卖一双的,但音儿对老人很友善,而且随便他们挑,因为老人买东西喜欢摸摸看看,问问说说,确实需要一份耐心。

可下午那位丁阿姨并没有兑现诺言,没把袜子钱送过来,虽然这事音儿并没有放在心上,但生意不忙的时候,她想想觉得好笑,这世上什么人都有,居然还有骗袜子的。

收摊后音儿回到出租屋跟哥哥提起来,哥哥也笑她傻,还说要是人人都像音儿这样做生意,肯定亏本。不过,音儿却不以为然,觉得每个人都有需要帮助的时候,如果都冷漠拒绝的话,这世界多悲哀呀。

第二天,让音儿没有想到的是,她摊位还没有摆好,昨天那位丁阿姨来了,而且身边还多了位阿姨。阿姨一看到音儿,满面笑容的说:“姑娘,昨天真的不好意思,借你一双袜子,今天我把钱带来,给你,谢谢你。”

阿姨说了一大串的感谢之类的话。

然后还拉着旁边的阿姨说;“老李,你看,就是这个姑娘,昨天借我袜子穿,现在这样的好人真不多了。”

“是吗?哎呀,现在这样的人确实不多。”那位阿姨也笑眯眯的上下打量着音儿。

音儿被两老人夸的不好意思了,说:“阿姨,没事,钱不要了,就当我送给你的。”

“不行,姑娘,你这是小本生意,丁阿姨怎么能要你的。”

于是,丁阿姨和音儿两人为一双袜子钱,互相推让。最后。丁阿姨说:“别推了,阿姨还买袜子呢。”

说完,丁阿姨拿起一捆袜子,问:“这捆多少钱?李阿姨你也买捆吧,反正这个冬天要穿。”

丁阿姨不仅自己买,还让旁边的李阿姨也买。

“阿姨,十块钱八双,这一捆正好八双。”

“好,给我们拿两捆。”丁阿姨说完,也不管李阿姨她同不同意,拿起两捆,硬塞给了李阿姨一捆,自己留一捆。

此时,音儿有些过意不去,觉得自己不该怀疑阿姨,因此她笑笑说:“丁阿姨,不买没关系。”

丁阿姨坚决摇摇头,说:“不,一定要买,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姑娘。善待老人,会有好报。”说完,丁阿姨拖着李阿姨走了。

音儿看着两位阿姨远去的身影,视线有些模糊了,想不到昨天的无意之举,居然换来今天这样的喜剧。要知道摆摊的能得到这样的评价和待遇,真的不容易。可自己还怀疑阿姨是骗子,唉,音儿想想,后悔不已。

不过,有了这次接触后,丁阿姨成了音儿摊前的常客。虽然她自己不买袜子了,却经常带其他人来买袜子,左右邻居,亲戚朋友,可能只要丁阿姨能想到的人,她都带过来买音儿的袜子。

这让音儿很感动,真的没有想到自己无心之举,居然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。当然音儿也是个知道知恩图报的人,她常常买些小点心给丁阿姨,让丁阿姨带回去给她孙子吃,而丁阿姨也会常常从家里带饭菜给音儿吃。

对于摆摊的人来说,天天能吃上热乎乎的家常饭,真的好幸福的。从此丁阿姨和音儿的关系更密切了。只要丁阿姨一有空,就会帮音儿照看摊。这样音儿不仅时间轻松了,还可以轻松的安心去上厕所。

平时上厕所,都请旁边摊位的人帮忙看着,自己还得快去快回的,匆匆忙忙。而且为了减少去厕所的次数,她在家尽量少喝水。可自从有了丁阿姨的帮忙,音儿真的轻松了许多。

其实上厕所的问题,是每个摆摊人最头疼的事。每到一个的地方,其他可以不管不问,但厕所一定先要问清楚。男人厕所问题方便解决,女人厕所问题是最烦的,也是最尴尬的。

音儿记得有一次,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摆摊,因为厕所离她摊位比较远,而且天也快黑了,她想忍忍再回家上厕所,谁知在半路,突然肚子好痛,急着要上厕所,可是电动车在马路上,停哪里都不方便。

尽管音儿急得想哭,也尽力忍着,可最终没有忍住。到了家,一身的臭气差点没有把她自己熏晕了。音儿忍不住泪如雨下,但顾不得过于悲伤,赶紧把自己洗干净,又准备明天的货源,迎接新的一天到来。摆摊的小贩其实有时候真的不容易,但愿更多的人能体谅她们,即使她们有时不通情理,也要谅解她们,因为那是她们想生存的方式。

摆摊的困难和烦恼很多,更让音儿无法接受的是,讨厌的小偷。在这条繁华的街上,有几个固定的小偷,很让人头疼,尽管摆摊的小贩和旁边的商店老板了都知道,却敢怒不敢言,怕他们打击报复。

有一次,音儿亲眼看见一个小偷,把手伸进一个女孩口袋里,掏出了一部新手机。音儿刚想喊,旁边的一位摊主连忙向她摆摆手,音儿虽不知为何,但也不敢张嘴了。

过了一会,看那个小偷走了,拦音儿的摊主才说:“你刚来,不知道这里多复杂,刚才那小偷有一帮同伙,你千万不能得罪他们,小心他们报复,特别你还是女孩子。”

“啊?”音儿即惊讶又害怕,还有郁闷。

“难道就没有人管?任他们这样,那老百姓们岂不遭殃?”音儿想想愤愤不平的嘟囔着,可似乎只能无奈的接受这样的现象。

尽管小偷让音儿咬牙切齿,但听摊主们说,那些小偷只偷过往的行人,摊位和店家不偷,这让音儿稍微安心了些。

当音儿把这件事告诉丁阿姨时,丁阿姨也很气愤,可也没有办法,同时也嘱咐音儿千万不能意气用事,毕竟你在这里人单势孤。不知为什么音儿有点小事就喜欢和丁阿姨说,而丁阿姨也喜欢和音儿唠叨,两人似乎成了最好的忘年交。

虽然音儿不敢当街喊贼,但每当有顾客经过自己摊或者有人买袜子,她都会提醒每个人,注意防贼。

其实这条街上,不仅小偷让人憎恶,城管也让人讨厌,三天两头过来捣乱。

记得那天,可能应付什么检查,来了大概五六个城管。其实检查也没什么,可是他们看到什么好东西,就会以摊位不合理为由的方式,拿小贩的东西,小贩们有怨不敢伸,只能吃哑巴亏。

那天几个城管上来招呼也不打,拿起音儿的几捆袜子就往巡逻车里扔。还指着音儿说:“违规了,拿袜子算处罚。”急的音儿拦住他们的车,就不准走,非要他们把袜子留下来。可他们五六个人,音儿怎么是他们的对手。不过,音儿经过几个月锻炼,这种事看过也经历过,她也已经不像刚进城市那样胆小怕事了。

于是,音儿又发挥起小女人的绝招来,又哭又闹加跺脚,死活不和巡逻车走。可能争吵声太大,好多商家都出来看,连那个好心的服装店老板也出来了。他一见这架势,赶忙出来打圆场。旁边的商家也跟着说和,这几个月摆摊的时光,音儿和周围的商家相处的都比较好。

因此看到音儿被城管为难,大家都忍不住出来帮忙说话。

“你们干嘛欺负人呀?”正在闹时,忽然传来了丁阿姨的声音。

音儿转身看去,只见丁阿姨不知怎么一瘸一拐的走过来,并且像老母鸡护小鸡似的挡在城管面前。

“丁阿姨,你怎么来了?怎么还一瘸一拐的?你受伤了吗?”

“没事,音儿,别怕,有阿姨在,他们不敢把你怎样。”

几个城管见这么多人来说和,不知是觉得理亏,还是觉得众怒难犯,他们灰溜溜的走了。商家们在背后指指点点的说那些人,只会狗仗人势,不办正事,还安慰音儿不要怕,有困难找他们。

可此时音儿最关心的是丁阿姨的伤,她拉住丁阿姨转了几圈,问:“阿姨,你真没事吧?”

“没事,音儿,阿姨有事先回家,你自己当心呀。”

“哦,阿姨,我没事,周围的老板都挺好的,大不了,我袜子不要了,不会吃亏的。”音儿呲牙咧嘴的笑着说。

“哦,那阿姨就放心了,我走了。”

“阿姨,你慢走。”

看着丁阿姨远去的背影,音儿觉得丁阿姨脸色不太好,而且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可又说不上来。

第二天.音儿照常摆摊,只是没有看到丁阿姨,,几乎每天丁阿姨接送小孩,都会从音儿摊前走过。如果看见音儿忙,会停下来帮忙,不忙,她也会和音儿打声招呼。可是,不知为什么,接连几天都没有看见丁阿姨。

尽管音儿很担心,但她并不知道丁阿姨的家,只知道她家住在这条街的那头。丁阿姨曾让音儿去她家做客,但音儿一直忙,没有时间去。现在音儿看不到丁阿姨很着急。于是像周围的商铺老板们打听,看看有没有人认识丁阿姨,但结果令她很失望,居然没有认识她。

幻听幻觉是癫痫引起的吗
济南癫痫病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