擦洗栏杆

笔名爱情散文2022-03-30 17:37:2315

姨住的是公寓。近开发区,灰尘多。窗户的细栏杆上总会积上厚厚的灰。这么说,也不全算在空气的份上,姨,总腾不出时间来抹去那一层灰。为什么,我就不说了。

夏天,要开窗透气的日子,虽然面朝不了大海,但面朝对面人家窗台上的花开也是好的。

开窗便要先清洗栏杆,我帮过几次忙,用布,一个格子一个格子地抹,十足考验耐力。抹过的灰,全上了布,入了水桶,来回一桶一桶地换水,这样繁琐的工作,真是折磨人不见血。

楼上的人家就不一样了。

直接用水管冲,水一股一股地在我眼前泄下去,不用看,光听,就觉得浑身舒爽。真要强过我这样猫腰弓背一把心酸一把泪一百倍啊。当然不是我们傻,姨家的栏杆上的灰,这样的方法是冲不掉的,楼上人家隔三差五就冲一次,灰淡薄,姨,一年两次。

可能心理上不平衡,姨嘀咕着,三天两载就这样冲,嘣嘣嘣嘣!哪那么多灰要冲!噪音这么大,影响别人都不知道!真没公德心!

我默默地擦灰,不说话。

公德心。

我蓦地想起,那一年,姨新买了电动车,载我去她家的时候,分享她的喜悦,在店家那里,不仅讲了好价钱,还要来了两个坐垫。店家的规矩,一辆车有且只配送一个,你可以选择要或者不要。姨没有不要的道理,她是还有多要的道理。她说,反正你们晾那里,浪费,给我,有用处。店家没法子,给了。

我真佩服姨这三段论的逻辑。所以我从不打算做生意,因为我真怕遇上姨这样的顾客。

我说,要得是要得,可是别人买的车不就没得送了?

姨,还有那么多。

我,总有一辆没有啊。

姨懒得和我论下去。笑了笑,自嘲道,这就是爱贪小便宜啊。

姨做了很多年的小学语文老师,现在是中学语文老师,她更喜欢教数学,她觉得数学灵活,容易教,她很聪明,初中考师范提前一个小时交卷,全县第二名,毕业后一边教书一边做生意,她更喜欢做生意,她说要不是嫁给了姨父,嫁给了这个愚木姨父,她早就在生意场上飞黄腾达。我曾无意翻到她落在外婆家的大学时候的日记本和信,扉页上用粉红色画笔描成的宋体字“粉红色的回忆”,下有署名“罗诗夢”,翻开来,果然都是粉红色的回忆。她也曾画过山水画,前景是飘飘的柳条,远景是江上一叶扁舟,我初中时候在外婆家的墙上见到,非常喜爱。

几十年过去,这个自命名为“诗夢”的女人,再没写过诗,倒常做噩梦。怒斥别人无公德心,拿回了不属于自己的坐垫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癫痫病这种病怎么治疗较好
生气引起抽搐是癫痫吗